欢迎莅临广东省电路板行业协会/深圳市线路板行业协会,今天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繁體中文|加入收藏
深圳市线路板行业协会

美日鼓动企业“大撤离”?破坏力到底有多大

时间:2020-4-15  来源:大猫财经、孺子牛PCB  编辑:
字号:

 

      最近有两个消息让很多人操心。

      一个是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洛说,希望吸引美国企业从中国回流,而且愿意为美国企业从中国搬回美国的成本埋单。

 

      另一个来自日本,日本经济产业省推出了经济救助计划,其中“改革供应链”项目专门提供大概160亿元人民币,用于资助日本厂商实现生产基地的多元化,避免供应链过于依赖中国。

      很多人不明就里,感觉世界老大老三要联手干老二了,直接发出了“外资全跑走了!”的喊声,还有些人甚至觉得“要开仗了!”

      这就有点杞人忧天了,显得大胆且无知。

      人家库德洛的原话是“100% immediate expensing”,这里expensing的意思是“费用化”,表示企业将一些支出项目作为费用,可以抵扣应税总额,从而帮助企业减少税负。说白了,就是这么干可以少缴税。

      这意思和政府出钱让企业搬家完全两回事,美国政府自己负债一大堆,哪还再有闲钱干这事。

      关于日本的就更错的离谱了。

      人家原文里也没特指中国,咱们有些人强行加戏了,真实的背景是,因为疫情,中国零配件厂商没法提供配件,导致日本汽车几个工厂停产,日本五家车企占了出口额的40%,可不着急嘛,安倍的建议无非是希望鸡蛋别放一个篮子里,分散下风险。

      错是错了,但这些声音的背后有强大的力量,最近这几年市场力量弱化,大政府日益强势,疫情以来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盛行,逆全球化加速,这些表态非常有市场,尤其像美国,制造业回迁是几个总统的一贯主张。现在这么一忽悠,难免更多人动心。

      这对中国会产生多大的破坏力?用一句话说,短期看问题不大,长期看问题不小。


      其实我们获得“世界工厂”的地位,也是因为“国运”来了:

      ● 1.制造业迁移规律。

      1932年,日本经济学家赤松要通过研究日本棉纺业发展史提出一个理论,叫“雁形模式”,啥意思呢?

      其实它讲的是存在技术差距时,全球制造业是怎么分工、迁移的,像手机,先是欧美日本制造,现在是中国制造,未来可能是印度制造,产业链的迁徙像一行大雁不断展开。

      ● 2.2001年的入世,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入了群,机会自然多很多,加上当时美国911事件冲击很大,跨国公司也都在寻找安全感,都在找备份,中国自然是最优解。这跟现在的疫情带来的困扰有点类似。

      ● 3.当时中国最吸引他们的,是人口红利,低成本的年轻人比老帝国里动不动就罢工的工人好用多了,70、80后的中国产业工人是全世界都不多见的一群人,勤奋、好学、听话,要求还不多。好使啊。

      ● 4.当然打动老外的还有地方政府。

      张五常说地方政府激烈竞争是中国高速发展的经验之一,这是有道理的,各地为了招商引资真是各种招数都用上了,给土地、给房子、动不动就几年免税,狠起来还要补贴,虽然都是为了GDP,但客观上,外资、外企开始规模性进入中国。

      ● 5.中国的生产要素市场也是很给力的,不仅是劳动力,在原材料、物流、生产效率方面相当优秀,在上下游的供应链上,中国也学习得极快,充分满足了老外各种需求,而且更便宜。

      ● 6.一开始,很多外企都把中国视为生产工厂,但随着中国人的钱越来越多,十亿消费者越来越有吸引力,大工厂+大市场,这么完美的组合历史上不多。

      类似的理由还能列举不少,总之一句话,世界工厂的地位越来越牢固了,中国也是世界上不多的几个拥有全产业布局的国家,小到针头线大到卫星导弹全能造。

      这能力很值钱,所以我们的钱越来越多。

      1997-2000年,我们的外汇储备一直在1400-1655亿美元之间,2001年开始突飞猛进,当年是2121亿美元,2005年就达到了8188亿美元,2008年达到1.8万亿,七八年时间增长接近9倍,背后都是制造业做了很大贡献。

         大摩的观点:当前担心疫情引发产业链搬迁之声不绝于耳。我们的观察角度不大一样,我们跟产业链上的实际决策者—跨国企业们交流较多,发现这次危机其实会放慢贸易战以来产业链的搬迁趋势,而非加快。原因有二:

     一,搬迁意味着新投资,但全球衰退阴霾无人愿投。经此一疫,欧美经济估计需要两年才能恢复原有的元气,中国以外的拉美、东欧、东南亚新兴市场不乏薄弱环节、易被疫情、汇率、债务三杀成多米诺骨牌,因此跨国企业未来一段时间的重中之重是保留现金、减少投资,而非新资本开支。我们的调研发现,原本一些公司在疫情前打算在中国以外投资设新厂,或者在其本国加大自动化投入,这些意向当前纷纷被延期。

         二,以TMT产业链为例,全球龙头企业几乎都认为,中国在复工的展现的管理能力,进一步验证了它相对于其他新兴市场的制造业优势:在封城之后仅仅两个月内,疫情受控,生产能力几乎满血复活,不论是红黄绿码技术应用,还是体温、口罩、食堂隔断等公共卫生管理,以及员工的配合度,都远胜于其他潜在搬迁目的地如东南亚,后者目前正经历更坎坷的生产停摆供应脱臼。

       至于疫情之后的世界如何,大家当前都是揣测,但有一点在跨国企业调研结果中较为明显:疫情促使下一阶段的产业更重视数字基建,即云服务、IoT、远程等。中国恰巧正在5G、数据中心、IoT等数字基建上加速,未来的商业基础设施或许优势得到加强而非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