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莅临广东省电路板行业协会/深圳市线路板行业协会,今天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繁體中文|加入收藏
深圳市线路板行业协会

G20峰会即将开启,看全球贸易体系变革

时间:2019-1-17  来源:中国三分钟,中产先生  编辑:
字号:

 

20181130起,G20第十三次峰会将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这是十年来第一次在南美洲举行峰会。

 

十年来,G20峰会从应对金融危机的应急举措发展成了在金融和经济方面进行全球治理的重要平台,各国在峰会上相互协调宏观经济、财政政策,抵制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

 

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

(图片来源:新华社)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货物贸易国、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为这个平台的有效运作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是2016年的峰会在杭州举行,中国提出“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为全球的可持续发展贡献了中国理念、中国智慧。

 

201694日,G20杭州峰会开幕。

(图片来源:中新网)

 

当前国际经济形势中出现了许多新情况,在一些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民粹主义、单边主义、逆全球化潮流盛行。英国与欧盟就脱欧问题争吵不休;美欧之间的贸易分歧经过数轮谈判仍未解决;美方挑起了对华贸易摩擦;由于各方在贸易和投资的一些重大问题上的分歧,最近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APEC峰会未能达成联合声明……

 

▲ 巴布亚新几内亚莫尔兹比港APEC大厦。

(图片来源:新华网)

 

此次G20峰会也将是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国际合作与保护主义进行较量的一个场所,因此受到广泛关注。

 

美国贸易政策的重要转变和真实动机

 

在特朗普政府看来,如果没有稳定的汇率机制,各国难以基于真正的比较优势进行自由贸易。美国站在一个进口国的视角,面对任何国家通过操纵汇率降低出口产品价格的行为,唯一的回应便是通过加征关税提高产品价格。这是特朗普政府发起关税战的经济逻辑,从“自由贸易”转向“公平贸易”也是美国本届政府对外经济政策的重要转变。

 

将货币政策与贸易政策挂钩的理念体现在美国主导的多边贸易框架中。在刚刚结束的北美自由贸易区(NAFTA)谈判中,美国促成《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收入了一条汇率条款(第33.4条),规定“成员国不得参与汇率操控”。该条款主要针对的是通过货币贬值从而在国际贸易中获得不公平竞争优势的国家。对此有专家认为,只有建立一个恰当有管理的货币体系,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全球贸易失衡的问题。但亦有一些专家表示,将贸易政策和货币政策联系在一起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这将成为保护主义者的理论工具。

 

许多专家就美国基于“公平贸易”原则对华发起贸易战的动机表示质疑,并指出美国对中国在货币操控、贸易顺差、知识产权和强制性技术转移等方面的一系列指控并不客观,甚至违背客观事实。

 

在货币操控方面,一些专家引用美国著名学者伯根斯坦的观点,指出美国对中国货币操控的指控并不符合当前现实。世贸组织(WTO)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很早就有贸易与汇率政策挂钩的交叉条款,但美国从未向WTO正式提出对中国的诉讼,美国财政部也承认中国并不是货币操纵国。

 

在贸易赤字方面,有专家表示,美国只有降低投资储蓄率、减少支出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自己的赤字问题。美国国际收支的结构性失衡与美元的国际地位相关,只要人民币和欧元还没有成为替代货币,结构性失衡将持续存在。

 

在知识产权盗取和强制性技术转移方面,有专家指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的针对中国贸易的301 调查,绝大部分指控都有违事实,譬如将正常的商业行为说成利用情报机构盗窃知识产权和技术。

 

有专家指出,美国发起贸易战的真正驱动因素是地缘政治。美国长期对中国实行遏制政策,现在进一步发展到打压中国。特朗普政府对国内贸易赤字实施再平衡战略,其根本目的在于重新回归“美国优先”。

 

受地缘政治因素驱动,在极端情景下,不排除中美贸易对抗未来进一步升级的可能性。

 

中欧存在合作空间 需要突破协商瓶颈

 

中美贸易“脱钩”,对于欧洲和日本而言意味着更多机会。但欧日同样面临两难困境:一是中美随时可能达成双边协议,这将使其他国家成为双边博弈的牺牲者;二是如果中美双方都认为这场对弈是战略性的,两国将很难在WTO框架内作出任何让步,这将使其他国家一同承担风险。

 

当前欧洲对中国贸易行为的抱怨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补贴问题,尤其是国企补贴问题。二是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地位问题。对此,欧盟表示,可以在WTO框架下,通过加强制度约束,以规范各国的贸易行为,从而解决公平竞争原则问题。

 

针对补贴问题,欧盟建议完善WTO法律申报制度,提高补贴申报的透明度,同时将“可反驳的推定”(General Rebuttable Presumption)范围,从严重市场歧视行为拓展至所有类型的市场扭曲。针对豁免资格的界定,欧盟建议对相关国家的发展阶段客观评估,基于实际需求清晰界定豁免资格,从而保证真正的发展中国家能持续受益于互利的多边贸易体系。

 

欧盟目前在和中国探讨扩大双边投资协定的领域,公平竞争规则的协商将决定中欧经贸合作前景。若中国对欧洲在WTO改革问题上的重点关切表示出协商诚意,或能进一步加强欧洲与中国合作的意愿和信心。

 

决策机制和议题范围是西方国家对WTO改革的重要关切

 

特朗普公开违背 WTO 原则,引发人们对WTO机构改革的关注。目前,WTO 改革的实质性进展和议题的重要性排序,仍然取决于西方国家的态度。

 

关于WTO改革的讨论主要围绕三方面:

 

一是协商原则。WTO现行决策机制是基于“一致同意”(unanimity)原则,而美国和印度拒绝妥协,导致WTO改革受阻。多哈回合谈判几度陷入僵局,就是因为不同成员国对贸易自由化有不同的利益诉求。因此,欧盟建议采用“有效多数制”的决策机制来增进成员国间的协商合力。未来WTO决议应基于“共识”(consensus)原则,而非“一致同意”。

 

二是议题范围。WTO改革不仅需要将议题拓展至现阶段被遗漏的领域,如服务贸易;也需要关注新兴领域,如数字贸易等。

 

三是争端解决机制。本可维护发展中国家利益的争端解决机制,在实际操作中对西方国家呈现出一定偏向性,需要加以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