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莅临广东省电路板行业协会/深圳市线路板行业协会,今天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繁體中文|加入收藏
深圳市线路板行业协会
2018年第五期
本期重点关注全球百强分析,及当前最热点在汽车电子及PCB市场分析...点击下载>>

PCB人请注意,中国史上最严环保风暴强势来袭!

时间:2018-4-26  来源:GPCA/SPCA  编辑:
字号:

    “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一句话,不是文艺表达,而是重拳出击。

    中国正在经历一场史上最剧烈的环保风暴。2017年,在全国,因环保不达标已经或被关停整顿的企业,不是几百家、上千家,而是以万为单位计,甚至带来了某些行业生态的重大变化。



    而另一方面,环保企业却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春天。

    北京周边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一家EPS(泡沫塑料)生产厂商悬赏数百万,寻求进入三星供应商体系,无果。而环保风暴一来,数百家EPS生产厂商纷纷倒下,仅存寥寥几家。这时三星反而主动找上门来了。这家企业终于扬眉吐气。


    在这场环保风暴中,环保设备企业订单不断,那些以往对他们嗤之以鼻、不愿理睬的潜在客户们,纷纷抛弃低价策略,转而追求实际效果,主动上门采购。

    而那些提早就实现达标排放的企业,避免了被关停、整顿所带来的损失,在危机关头赢得了更多客户的信任。那些过去貌似犯不上的投入和不为人知的环保举措,终于被证明是值得的。

    另一方面,环保督察力度之大,执法之严,速度之快,使得不少中小企业陷入停工、停产的困境,更普遍的影响是原材料涨价,零件断货,波及到了更为广泛的产业链上下游,令本来就“利润薄如刀片”的制造业雪上加霜。

    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是,此轮环保新政,绝非一阵风。在《中外管理》近期对来自钢铁、家居、餐饮、涂料、造纸等与环保关系紧密的行业从业者的采访中,已然发觉:环保早已从一道是非题升级为全社会的共识。

    不过,企业对环保政策的理解,把环保放在何等位置,是被动接受还是主动参与,环保仅仅是等于达标排放,还是把环保作为企业未来发展的契机?这些问题仍然在考量着企业家对于企业作为社会细胞的角色认知……是牺牲环境来创造财富,还是解决社会问题而创造价值?

    环保,实际折射出来的是企业自身价值的认知态度,它更集中体现了一个企业的综合竞争实力。环保,将同其他影响企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一样,将无时无刻不考验着管理者对短期和长期,微观与宏观,内部与外部三对矛盾的平衡和把握。


    严格督查,制造业首当其冲

    1、钢铁行业:行业上游涨价,中下游为亏损买单。

    近日,环保部部长李干杰指出:大气污染形势仍然严峻。京津冀仍然是大气污染治理的主战场。截至目前,环保部已经向京津冀28个城市发出322封督办函,并附有督办清单。

    环保部强调,眼下距督察结束不足两个月的时间,违法企业不整改将没有退路,而地方政府不及时对违法企业进行处罚,对清单问题进行整改的话或将被问责。

    尽管《大气十条》第一阶段目标已经实现,但大气污染形势仍然严峻。环保部提出,将制定实施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计划,出台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长三角、汾渭平原等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实施方案。

     环保部设立4月8日作为整改大限,如今距离环保督察结束还剩一个月时间,各地多家企业因为环保不达标而被停产停业。浙江、苏州、山东、四川等地已打响关停企业“第一枪”。

     在天津海钢板材董事长于茂松的印象里,钢铁企业从2014年开始大面积亏损,2015年钢铁更沦为“白菜价”,每斤约7毛钱。当时全国只有一两家钢厂不亏损,其他全部沦陷。

     但是,从2016年开始,在供给侧改革的政策下出台了一系列措施之后,“2017年钢厂反而都赚钱了。2015年每吨亏损将近100元,2017年每吨反赚1000元”。因需求增长、政策利好、环保限产等综合因素,使一家钢铁企业居然三天赚了一个亿。

    尽管钢厂赚得盆满钵溢,但实则是下游企业为之买单。据于茂松介绍,整个钢铁产业链的利润几乎集中在上游。而下游80%-90%的企业是亏损的。到2017年下半年,中国的钢铁出口量呈现断崖式下滑。从2016年开始,全世界最贵的钢铁在中国。但是,2015年、2016年、2017年钢铁的出口量依次为:1.1亿吨、8000万吨、6000万吨。

    在造纸行业,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从业者透露:“为什么贵呢?环保突然严了,工厂开工不足,甚至很多工厂停产,国家专项行动查获进口废纸,进口的部分减少了,供需平衡就被打乱了嘛。”


    2、涂料行业:“油改水”大潮,涂企将面临现实拷问

    日前,环保部正式开展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治理攻坚行动巡查。此次行动针对“2+26”城市中问题突出的区域及行业,共安排102个巡查工作小组,大气污染治理攻坚大战全面打响。

    环保部相关负责人介绍,当前最紧要的工作,是对已经核实的“散乱污”企业,进行集中整治。其中,涉大气污染物排放并列入淘汰类的企业,要在9月底前全部依法取缔。这意味着,以中小涂料、印染、钢铁等为代表的“散乱污”企业,将面临今年以来最为彻底的一次大扫除。

    据了解,此次巡查,环保部在北京、天津各安排了2个工作组。作为重要的政治中心和人口密集区,9月以来,两地已先后遭遇多次雾霾天气,相比往年,污染情况大有加重之势,引起民众恶评不断。环保部门负责人表示,“散乱污”企业作为污染物的重要来源,已非取缔不可。

    以涂料行业为例,环保部门对其的核心治理政策是“油改水”,通过提高水漆生产和使用率,逐步消灭高VOCs排放的油漆。“散乱污”涂企是油漆产能聚集地,如今将全面被淘汰。

    据悉,天津市有涂料生产企业460余家。其中,中小型私营企业占九成以上,也有立邦、杜伦斯等规模较大的外资企业。据市民唐先生透露,当地还有大量家庭涂料作坊,由于规模较小,没有登记在册。因此,小作坊和460余家涂企中环保设施,VOCs排放不达标的,是主要的取缔、整治对象。


    日前,环保部表示,秋冬季强化督查执法力度会进一步加大。并坚决杜绝治理过程中应付、懈怠等情况。可见,VOCs排放严重超标的油漆企业,没有侥幸的空间。

    当地涂料行业人士透露,近年来,污染防治方案四处开花,行业“油改水”进程不断提速。由于政策和市场等原因,本该在现在加大马力生产的油漆企业,却多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如果督查力度继续加大,如不能转型,哪怕是正规厂家,都只能停产,何况早就注定关门的小作坊。

    他告诉记者,今年3月,当地外资企业,天津立邦就被环保局处罚过。企业不仅被罚了4万元,还被责令油漆厂房停止建设和生产,进行整改。

    天津环保局负责人介绍,在集中治理“散乱污”小作坊之后,天津还将对30家工业涂装、32家化工企业进行VOCs专项治理。相比之下,北京则侧重于用漆企业,计划治理或关停家具厂1 98家、包装印刷61家以及部分汽车制造和机械制造厂。

    这意味着,“油改水”大潮和上下游同步打击的现况下,继中小型涂企之后,诸如立邦等大型涂企,不论在市场上,还是在生产上,都将面临更严厉的现实拷问。


    3、印染行业:出现了史上最严格的环境排放标准

    2017年4月,环保部宣布对京津冀及周边传输通道“2+26”城市开展为期一年的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为此从全国抽调了5600名执法人员来执行。这是环境保护有史以来国家层面直接组织的最大规模行动。

    为了防止包庇,各省市展开交叉督查。针对重污染行业,中央环保督查组曾一天三次突袭广东谷饶镇印染企业。为了防止工厂关门暗地生产的情况,有关部门甚至动用了无人机监察。针对不达标的污染企业,不再贴条,而是直接拉闸限电。据一位企业家称,一个区县因此消失几百甚至上千家企业都是正常的。

    而拉开这场环保风暴序幕的,正是2015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新环保法》。与此前的旧法相比,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执行副会长李庆瑞将其称为“长着獠牙的环保法”,例如:企业违反排污可以按日连续处罚;严重环境违法可入刑等。

    根据民间组织自然之友总干事张伯驹的观察:纺织印染行业出现了史上最严格的环境排放标准,很多企业只能被迫转型,虽然有些评论认为过于严苛,但其标准的出台,表明了政府解决环境问题的决心。此次环保风暴无论从力度的持续性、行业覆盖的广度和深度都远超以往任何时候。

    关停、倒闭,从业者何去何从?

    因为环保停产整顿等原因,不少制造型企业,其生产设备大多是连续性设备,停一次再开一次,直接损失甚至可高达几十万元。

    有时候,环保政策变化异常之快,也产生了企业刚刚按照新政策执行下去,匹配好设备,但标准又上调了的不适应症。尽管标准的出台会带动一系列设备厂家的繁荣,但政策变动太频繁,也给企业带来巨大损失。

    一个真实的案例是:一个天津的砖窑老板,为了进行环保升级,几乎把身家性命都投了进去。投资改了天然气,相关手续也都办齐全了,但刚把天然气装好,准备投产的时候,却被告知该行业在本市被取缔了。老板直接精神崩溃了。

    损失是一连串的。尤其对于一些出口型企业而言,损失不仅仅来自于停产,如果连港口都停运,就意味着毁约。“企业是依靠信誉生存的,你定好了订单都保证不了时间。这个损害可能是很难计量的。”天津海钢板材董事长于茂松说道。

    他算了一笔账,被关停的散乱污企业,仅天津静海区就多达2000多家。一家按10个工人算,失业人数就多达2万多人。

    那这些制造行业的管理者,底层员工该何去何从?

    1、企业管理者:要充分认识到环保是长远的成本节约

    不少企业把环保当成一种成本,甚至是一种额外的负担。这就意味着“环保”这件事需要企业家付出额外的“道德情操”才能最终达成。但事实上,根据调查发现:那些环保风暴中的先行者,大多出于对自身企业长远利益的考量,而不仅仅是道德,才决心投入并践行的。

    很难想象,在浙江义乌,一家只生产吸管的工厂——双童吸管,竟然早在2004年就规划并投入了企业厂区的整套节能降耗设施,每年为双童节省200多万元,截至2017年累计节省了3000多万元。

    以设备余热水循环系统和余热采集系统为例,双童把所有经过模具的50度温水收集起来,处理之后用于员工洗澡、洗衣等生活用水。同时,董事长楼仲平引进了日本的相关技术,对设备余热和废气进行采集并回收,再通过空调管道输送到需要加温的车间和工段。仅在这一项上,双童每年就节省150多万元,更是消灭了企业产生的污染和排放!

   “当时,我们没有那么伟大,也不是说我思想觉悟有多高,但这样做一年能省下200多万,我何乐而不为呢?我是一个商人,商人的本质就是去追寻利益最大化。”楼仲平对记者说。

    在楼仲平看来,日本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也经历了这样一个阶段,但是日本社会转变得非常快,他们一直把节能降耗、环境治理当做效率提升的一种手段。在日本,节能降耗从来没有政府过多的推动和宣扬。

    2、人民的幸福感如何保证?

    关停!断电!整改!工厂停了,工作没了,于是朋友圈里传来了这样一个故事……

    一男去北京出差,夜归路遇劫匪,劫匪大喊“抢劫”!

    男子颤抖说“大哥,我是制造加工的,这两年行情不好,身上100块钱都没有,我这是刚从北京走路走回来的。出门前衣服都是借来的,我是前面那个村的,这是我的身份证,不信你去俺村里打听打听。”

    劫匪痛哭流涕地说道:“兄弟啊,俺也是干制造行业的,也是无奈啊,工厂停了2个月了,全家老小都快饿死了,银行的贷款利息都还不起了,更别说本金了,没办法才出来做劫匪的。你走吧!对了,你还是回去吧!前面还有好几个打劫的,那段路千万不要走了,更凶险,全是干实业的,都赔疯了 !小心点……

    本故事纯属虚构,不过如有雷同,那可能就是真事了!这就是目前制造加工行业的行情!

    环保督查期间,部分领导干部面对可能追责的环境问题,担心责任追究而走向极端塞责,往往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按照上级要求"一刀切"再说,反正责任追究不能追到自己头上。

    如果因为担心追责问责而脱离实际,不管不顾地抛弃发展思维,极端而生硬地部署和落实环境保护措施,那必将走向环境保护的对立面。不能因其它地方党政领导被追责了就惶恐不安,犯"宁左勿右"的错误,而要把主要心思放在改善环境质量的真抓实干上。

    实事求是地说,当前环保新情况新问题不断涌现,上级要求越来越严,群众环境诉求越来越高,环保任务重、压力大,但我们只要把环保工作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真心实意地在推动污染防治,一个个环保问题解决了,环境质量逐步改善了,即便工作上略有疏忽,相信组织上也会全面考虑,群众也要适当谅解。

    反之,如果一味提防着如何不因环保追责,而做一些看起来轰轰烈烈却又稀里糊涂违背生存发展的工作,环保问题就可能会"摁住葫芦浮起瓢",被追责问责也就是迟早的事了。

    近期,第三批7个中央环保督查陆续向天津、山西、辽宁等几个省市反馈督查意见,督查交办的31457件环境问题举报已经基本完结,共处罚罚金近3.7亿,拘留405人,约谈6657人,问责4660人!

    看到罚款金额,老铁也是惊呆了,近3.7亿的罚款金额,可能是一家砖瓦厂10年都达不到的收入,这些罚金,也算是“取之于民”,那是否也应该“用之于民”呢?

    很多行业从业者都说出了心里话,句句肺腑!说出了无数制造人的心生!

    环保治理,是为人民造福,为下一代负责,以前抓经济,牺牲了环境保护,是主导方向岀了问题,环境改善,投资,双方承担费用,不能强行压在企业,政府也要担当,以前的企业为社会,为发展都做出了贡献。

    现在的污染是应该治理,改善环境是对的!但不应该是这种运动式的关、押、停,搞的人心惶惶,而是政府来帮助企业怎么来整改,达到完善!如此这般执法,人民的幸福感从哪里来?


    环保安全要治理,政府要帮助企业怎么才能达标,总理说要发展小微企业,要小微企业铺天盖地,大型企业顶天立地!

    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小企业的贡献,地方财政和劳动力就业!哪里不达标可以整改,治理无望的关停,现在是手续全,无污染的也打死!一刀切只是让地方官员睡安稳了,可我们面对辛苦打造的企业倒闭造成的损失和失业谁来过问下!

    企业关了,多少个职工失去了职业,因此多少个老人没有了足够的膽养,多少个妻子失去了养家的来源、多少个儿子、女儿失去了快乐的童年和少年。

    做为政府的职能部门,可以动用国家的公权力去关停企业,可这些部门的经费中就有被关停企业的税收所得。做为政府部门要做的更多的是指导和帮助企业可以达到环保要求的去生产,而不是简单粗暴地关停企业。

    或许政府会认为,不达标的企业关了,自然会有合格的企业顶上,其实很多产品尤其是细分产品有其独特性,生产企业关了,相应的生产技术可能从此就泯灭了。这不是说别的企业研发不出相应的技术,而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关注这些细分市场。